激辯“新基建”:如何成為疫后經濟恢復新動能

來源于:中國青年報 日期:2020-04-14 瀏覽:111
“推動新基建投資正當時。”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稅務學會副會長張連起近日在一場研討會上表示,新基建是未來趨勢,但眼下首先要解決“錢從哪兒來的問題”。
“網紅經濟學家”任澤平火出圈了。自2月底發布第一份關于“新基建”的研究報告以來,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任澤平及其團隊就把“新基建”的概念從學術研究帶向了大眾。
所謂“新基建”,即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被認為是信息時代的基礎設施。區別于上一輪大規?;ㄍ顿Y中的“鐵公基”(鐵路、公路、機場、港口),“新基建”被認為一般包括七大領域:5G、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以及集成電路、量子信息、航空航天等領域的基礎設施建設。
“新基建”該不該干?該怎么干?一系列問題引起了市場廣泛關注和學界、業界的大討論。許多討論集中在幾個核心問題:“新基建”是否意味著“四萬億”的卷土重來?“新基建”能否支持中國經濟在疫情后期恢復、增長?在財政收支面臨壓力的情況下,“新基建”的可行性如何?
經濟學家隔空交鋒:新基建就是新動力?
任澤平是“新基建”的倡導者。2月28日,他的宏觀經濟研究團隊發表了《是該啟動“新”一輪基建了》的研究報告,之后陸續發表《旗幟鮮明倡導新基建》《做好應對全球經濟金融危機的準備,啟動新基建》《中國新基建研究報告》等研究文章。
出生于1979年的任澤平曾求學于中國人民大學、清華大學,曾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也曾在多家證券機構從事宏觀經濟研究,2017年加入恒大集團擔任首席經濟學家。他以宏觀經濟研究和投資預測而聞名。
在研究報告中,任澤平團隊多次提到:“旗幟鮮明倡導‘新基建’,是最有效的辦法,最有力的抓手,利國利民的國策。”3月25日,在一場網絡視頻會議上,任澤平再次強調當前的宏觀形勢需要發力新基建。
根據他團隊的研究,在目前的宏觀背景下,無論是長期實現中國高質量發展,還是短期應對疫情和經濟下行,新基建都是最有效的抓手。
“從需求側,新基建有助于擴大有效需求,穩增長和穩就業,服務于消費升級,更好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從供給側,新基建有助于擴大有效供給,釋放中國經濟增長潛力,為中國創新發展特別是搶占全球科技創新至高點創造基礎條件。”任澤平還建議,這一次應對經濟下行壓力要以貨幣政策為輔、財政政策為主,財政政策又應以新基建和減稅為主。
不過這一系列“新基建”的鼓與呼也引起了爭議。有不少專家學者對在公開場合,對“新基建”發表了完全相反的看法。即使隔空對話,也火藥味頗濃。
3月26日,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終身榮譽教授許小年在作主題演講時表示,“錢從何而來?目前財政要減稅,財政已經很緊張。銀行貸款有債務風險。”一向以“敢言”著稱的許小年指出,拉動經濟所需的投資應該考慮直接幫助企業和老百姓,而不是投入到短期難以見到效益的項目上。
在許小年看來,人工智能、云計算、工業互聯網、北斗導航等“新基建”的典型代表所需要的投資都集中在高科技、智力領域,對社會需求和就業的拉動作用有限,而5G、特高壓、充電樁、高鐵等領域都是在上一階段基建投資熱潮中就獲得大量投資的“老基建”。
日前,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朗潤•格致論壇上發言稱,目前流傳的“新基建”大概包括一些省市規模龐大的基建投資計劃,但仔細研究后會發現,這其中包括一些省市多年的投資計劃,有的項目去年已經開始實施。
“所謂的‘新基建’,往寬了算,也就是10%左右,還是挑不起大梁。”劉世錦還說,人工智能、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等產業化投資屬于企業投資,這與政府投資的前瞻性有很大差別。因此,他認為“新基建”確實很有前景,今后國家也將大量投資于此,但目前到底能起多大作用還要認真分析。
既要解決“錢從哪來”,也要考慮“超前投資”
在學界業界仍有討論的同時,已有不少省市將高科技產業、數字經濟等列入政府投資清單,5G、云計算等新基建概念的市場表現也較為火熱。例如,廣東公布的重點建設項目清單中,就包括佛莞城際、廣佛環線等11個城際軌道項目建設在列,并且還計劃在5G/4G網絡等信息基礎設施方面投資171億元。
“一句話,推動‘新基建’投資正當時。”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稅務學會副會長張連起近日在由全球化智庫(CCG)舉行的“疫情下的數字經濟‘新基建’”線上研討會上表示,“新基建”是未來趨勢但眼下首先要解決“錢從哪來的問題”。
受疫情影響,當前全國財政收入情況不容樂觀。財政部3月24日發布的財政收支情況顯示,今年1-2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5232億元,同比下降9.9%。從各省市公布的財政數據來看,共有20多個省份財政收入大幅下跌。1-2月份,廣東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2241.72億元,負增長7.8%;江蘇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690億元,下降4.5%,其中稅收收入下降7.6%。2月份,山西、吉林、青海、河南四省的財政收入降幅也在20%以上。
對于“新基建”的投資問題,張連起建議財政政策中可以適當擴大地方債范圍,要本著“花錢要問效,有效多安排,低效要壓緊,無效必問責”的方針,向人口流入多、地方債務風險小、推動社會資本明顯、激發內生動力強的地區匯集資金。“也就是說要把錢花在刀刃上,把好鋼用在刀刃上。”
據國家統計局投資司司長彭永濤此前透露,有關部門加大了地方專項債發行力度,1-2月份已下發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9498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6420億元。
但在地方政府債務壓力巨大的情況下,靠政府借債來支持“新基建”顯然不足。張連起認為,“新基建”特別是數字技術類的基礎設施具有鮮明的行業特色,其中主體是企業。“我們不應該忽略民間資本和企業的力量,不是說政府能干所有的事。”他建議,“新基建”項目和投資應該更多地向民間資本開放,要做真正的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為此要研究出臺一攬子配套措施,加強與財稅、金融、就業等措施的統籌協調。
但因為具有建設周期長、單項投資回收周期長、直接回報率不高等特點,民間投資往往較少參與基礎設施投資。對此,張連起建議既要進行成本效益分析,也必須強調要“適當超前”投資。
“就像早期建高速公路一樣,(一開始)沒有什么車流量,但是現在證明非常及時、非常恰當。”他說。
北京麻将混儿是什么意思